扶手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扶手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2:39 阅读: 来源:扶手箱厂家

苏锦环游失的记忆瞬间苏醒。

那晚小凤与她说的话一一浮现。

苏锦环眉头紧拧,摇头说:“不,你不是我姐姐!我姐姐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小凤哈哈大笑:“他们说得?他们自己想生儿子,结果两胎都是女儿,又养不活两个孩子,就将我送了。还好,我运气好,能被戚家二老爷收养。环环,他们骗了你,他们的心真狠!,瞧,他们临死时还这么自私,留下一屁股帐给你!难道你不恨他们?”

苏锦环哪经得起小凤这般蛊惑,心底潜藏的那股怒气流逸而生。

沙尼们见苏锦环情绪有变,口里的经文念得越发快,字字句句如刀,直扎入苏锦环心海。

苏锦环脑中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痛得她翻地打滚。

又哭又喊,场面相当凄惨。瞧得一旁的穆琰心生不忍,几次想唤停,可想到她体内的小凤,又手指紧紧,直至指节苍白终是熬过去了。

苏锦环晕了过去。

隐约间,她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父亲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高大的身影映着厨房昏黄的灯光,不时飘来饭菜的清香。

母亲坐在沙发上替她织毛衣,那一针一线都是柔柔暖暖地。她依偎在母亲身旁,玩着毛绒玩具。不一会,父亲将饭菜一一摆上桌,呼唤母女俩吃饭。

父亲唤着她的小名:“环环,爸爸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可乐鸡翅’!”

苏锦环高兴地拍起手,顾不得洗手,爬上桌,抬手拾了块鸡翅啃起。

母亲见了愠怒,呵斥她去洗手,父亲闻之,笑盈盈地步来抚着她的额头说:“吃都吃了!算了吧!不过,下回一定记得要饭前洗手,不然啊,肚子里会长小虫虫的!”

苏锦环咧嘴笑着点头,那时她刚换门牙,这一笑露出没有门牙的牙房,丑得如同个老嬷嬷。一家人围着桌餐吃饭,温馨的场面直让苏锦环流泪。

转眼场面生变。

时间似乎过了好多年。苏锦环看见父亲怒气冲冲地步入办公室,将一大叠文件甩在办公桌上,随后无力地摊坐在椅上,指着那堆文件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冲进来六个穿黑西服的男人。他们冲着苏锦环父亲怒喝:“苏润轩快还钱!”

继而动起拳脚,吓得公司里的员工落荒而逃。

苏锦环感受到父亲此刻的无奈和痛苦,然而眨眼功夫,他已倒在地上,身上伤痕累累,嘴角不时淌着一缕缕黑血,一只印着黑色骷髅头的玻璃瓶倒在他手边。

苏锦环母亲闻声赶了来,见父亲这般死了,顿觉整个天都塌了。她面如死灰,一步步朝苏锦环父亲步去,拼命摇着苏锦环父亲的尸体哭喊着:“润轩你醒醒,醒醒啊!”

再眨眼,苏锦环母亲拾起那个印着黑色骷髅头的玻璃瓶,将里面剩余的毒药一饮而尽……

苏锦环几乎是哭醒的,再次经历父母双双自杀的过程情何以堪。

苏锦环总觉父母死得蹊跷,当时她年少没有多想。

可她能感受他们是爱她的,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双双自尽,苏锦环从没细想过。

苏锦环此时思绪格外清醒,忽觉那大叠文件隐藏了什么秘密?冷不防睁开眼。

众人见苏锦环主魂意志坚定了许多,松了口气。

一旦她主魂意识增强,小凤自然被驱赶了出来。

老僧取出盛满朱砂的钵盂朝小凤盖去。

小凤见自己逃不掉,冲着苏锦环和穆琰冷笑说:“你们会后悔的!”

说时化成一缕黑烟融进钵盂中。

那老僧冲着钵盂念了几句经文,随后将钵盂供奉在菩萨座像前。

一段风波过去,苏锦环如同死里逃生与穆琰紧紧相拥。

二人谢过众沙尼便要离开,那老僧却将苏锦环唤住,取下颈上的佛珠赠给苏锦环。

“女施主体质特殊,阳气易失,容易沾染不净之气,老衲将此佛珠赠于施主,愿佛祖庇护施主平安!”

“多谢住持!”穆琰替苏锦环接过佛珠。

经过这段风波,苏锦环与穆琰不知不觉走近,就连上班穆琰也都等她,直至将她送到家才离去。如此一来,在众人眼里两人好事似乎将近。

苏锦环并没有搬去与穆琰同居,虽然穆琰几次暗示过,但苏锦环觉得自己与他有云泥之别,她不敢妄想能嫁入豪门,只求自己能快乐平安,简简单单。

到了月底,苏锦环去机场接儿子。可怜的苏子德才五岁,居然一个人跨洋过海不远千万里从美国飞到了中国。

苏锦环看着那道小小身影,一步步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出口处走来,鼻尖忍不住发酸,赶忙扑过去,将他抱起。

“宝贝!辛苦你!”

苏子德打了个哈欠,显然还没从时差中纠正过来。

虽然现在是白天,可对于习惯美国时间的苏子德,仍是睡眠时间。

见儿子眼下青黑一片,心疼地将儿子拥紧在怀。

苏子德难得被人抱,却有些不习惯。

在他幼小的记忆里,这位不靠谱的妈咪显少抱他,不是因为她不喜欢他,而是因为她要工作养他,聚少离多,渐渐地苏子德心智练得比同怜的孩子坚强的多。

苏子德将小脸一撇,嘟起嘴说:“环环,你把我勒痛了,快放我下来!”

苏锦环见儿子突然唤起自己的小名,有好气又好笑,娥眉一蹙,敲了下他的脑门说:“坏小子!老妈的小名是你能叫得!”

苏子德朝她吐吐舌头,却仍坚持下来。

苏锦环拗不过他,只能将他放下,改用大手牵小手。

苏子德扛住随时想瞌睡的冲动,跟着苏锦环回到了出租屋。

刚进门,见屋里还住着另一个女人,苏子德惊得“哇靠!哇靠!”地嚷起。

孙洁正在敷面膜,听闻门响,顺手开了门,哪知与苏子德撞个正着,她这鬼样把个孩子吓一跳。

苏锦环没想到这个点孙洁还窝在家,面露尴尬地介绍说:“小洁,这是我常跟你提起的侄子!”

孙洁瞧了瞧苏子德,再望望苏锦环,咧嘴笑起:“咦!你们姨侄俩看起来更像母子!”

苏锦环被她这么一说,心下一沉,谁让苏子德长得这么像自己,其实要说像,他父亲与穆琰更像,只是这一会孙洁不会想到那个人那去。

---- 作者寄语:未完,一会回来哈!

桂林图形穿孔铝单板幕墙生产厂家

凯马冷藏车8米抄底价

工业锅炉无锡低氮锅炉30年源头厂家

南通回收氧化锌高价回收

福建厦门市随车吊新车厂家12吨随车吊大概多少钱

液压水泥发泡机水泥发泡机的型号

塑胶五金水贴纸惠州安全帽水转印

上海pvc地胶厂家办公室PVC地板

荆门NHAP涂塑钢管性能特点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