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手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扶手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远投资希腊港口风波突然变卦风险大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12:59:34 阅读: 来源:扶手箱厂家

中远投资希腊港口风波 突然变卦风险大

第一次想到要去中远集团投资的比雷埃夫斯港口看一看,是在2015年希腊即将举行议会选举之时。因为在驻欧洲做报道的这几年里,笔者一直认为中国企业投资欧洲的案例中,中远投资比雷埃夫斯港的案例是值得研究的:这是一个中国企业如何在初期面临质疑,并逐渐用效益获得信任,逐渐平息争议的真实例子。

上月当选的希腊总统帕夫洛普洛斯13日宣誓就职,接替任满两届的现任总统帕普利亚斯。至此,希腊新政府已然完全成型。同日,希腊国家统计局宣布,该国2014年GDP增长了0.8%,高于原先估计的0.6%,但2014年基本财政盈余占GDP的比例仅为0.6%,大大低于原先设定的1.5%的目标。摆在新政府面前的经济困境、各式各样有待兑现的政治诺言,以及此起彼伏的民粹主义思潮,仍是中远在希腊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突然变卦

第一次联系中远的过程还比较顺利,没有太多的背景问话,初步联系得到的咨询信息就比较透明。这与笔者想象中的大型国有企业态度有些差异,所以有些出乎意料,但增加了笔者走近中远的信心。

2015年1月23日,就在希腊重新举行议会选举的前两天,笔者应中远的邀请参加三号码头的扩建仪式,时任希腊总理萨马拉斯的到场让人印象深刻:那是投票前拉选票、游说选民的黄金时段,但是萨马拉斯竟安排出空档,亲自来到扩建仪式的现场,并且全程参与了活动。

活动结束后,被媒体团团围住的他仍然停下脚步连续回答了笔者的三个提问。他用流利的英语(其他希腊官员英语流利者甚少)回答说:“我今晚来参加这场活动的理由很简单,希腊经济需要中国企业,需要投资。”两小时以后,笔者又在雅典市中心宪法广场的高音广播里听到他的声音。他向选民解释道:“不要因为这场选举吓跑外国投资者,这对我们的国家意味着巨大的灾难。”

不过,与萨马拉斯对笔者表露出来的信心相反,在1月25日的选举中,希腊人毅然选择了改变,选择了极左翼联盟Syriza的领袖齐普拉斯。1月26日,萨马拉斯黯然退出了这场选举的舞台。那一天,在完成了对选举的报道后,笔者在雅典多逗留了一天,专访了中远比雷埃夫斯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的领军人物傅承求船长。在专访中,他并没有表现出对希腊政权更替可能影响公司业务的担忧。在采访结束前,他指着窗外,对笔者勾画了中远未来发展的宏伟蓝图,胸有成竹。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第二天清晨。笔者刚坐上前往雅典机场的出租车,路透社的快讯就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希腊新任海事部长宣布暂停比雷埃夫斯港务总局私有化进程!笔者还记得当时自己的惊讶之情,因为深知这个项目是中远人共同的愿景和梦想,也是中远管理层战略蓝图中的清晰发展方向。在此之前,中远已经与其他五家国际竞标者一道,进入收购进程的最终阶段,并且被认为是胜算最大的买家。

笔者忽然想起选举之前在约访比雷埃夫斯港务局时,当事者迷离的态度:“大选的结果尚不明了,港务局高层无法接受采访……”希腊政府态度的转变怎么会这么突然?中远事先没有预料到极左翼上台后对私有化态度180度大转弯?有没有应对措施?这件事情会影响到中远目前对二、三号码头的经营和管理吗?种种疑问,在回巴黎的飞机上,一直挥之不去,萦绕在笔者的脑海中。

回到巴黎的笔者,通过网络的各种消息源紧密跟踪中远收购比雷埃夫斯港项目的每一条消息。很快,中国官方开始关注这件事情,而中外媒体的相关报道开始逐步发酵。倒是希腊新政府,不断含糊其辞地更改着外交辞令。但是一个趋势开始逐渐明朗:希腊政府的确一度暂停了港口的进一步私有化进程(指出售比雷埃夫斯港务局67%的控股权),但并不影响目前中远对二号和三号码头的投资和管理,因为新政府将“遵守上届政府已签订的合约”。

笔者的初步判断是,新政府刚上台的这个举动并非单独针对中远,而更多的是向选民确认竞选宣言里“反对私有化”的立场。但笔者想知道的是,不管风波的结局如何,未来是否有新的政治博弈,中远将如何在社会和政治的风浪中前行?

笔者于是第二次出发前往希腊。

中远怎么办?

在第二次采访中,笔者试着与希腊政府尚不明朗的政治立场保持距离,更多地关注中远在进驻港口时遇到的各方面困难和管理的经验,关注中远如何找到一条稳定的发展道路,让港口重新焕发生机。当然,中远的国有企业的身份,以及国家给予中远的政策支持,是笔者在分析中远投资案例时的“预设框架”。笔者需要观察的是中国企业走出国门,来到欧洲投资的过程中,遇到的无法回避的共同挑战:管理方式和赢得信任。

于是,笔者先后采访了股权转让案的当事者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务局——这一次他们很快接受了采访请求;中远的希腊籍“元老”商务经理;希腊国际投资领域的智库专家;当然也有依然受希腊政府管辖,由港务局管理的一号码头希腊员工及其工会代表——他们是当初中远接手比雷埃夫斯港码头管理的主要反对力量,曾先后组织过多次罢工,直到现在还对中远难解心结,顽强地对政府施加压力。

在此后的采访行程中,笔者马不停蹄地走访,去看和感受。一方面笔者被中远建设下蓬勃发展的比雷埃夫斯港的那种繁荣和朝气感染——中远的投资成绩在希腊社会各界获得了广泛的认可;另一方面作为收购风波后首个前往港口采访的中国记者,笔者又切身感受到中远一路走来必须面临的抉择和压力。中希两方管理下的两边码头,只一墙之隔,却如两个世界般被希腊一号码头工人和工会组织的焦虑和偏见分开,令人惋惜。

然而,就连港务局的官员也承认,比雷埃夫斯港的繁荣离不开中远的投资,也离不开中远带来的竞争,因为只有良性的竞争才能带来效率的提高,才能带来全球化现代企业必须具备的竞争素质。中远真正来到港口实地的管理层只有7名,这个事实笔者反复在采访中听到,中远的管理层为此颇感自豪。他们说,中远是投资者,不是入侵者,会提振经济为社会带来就业,而不是抢占当地的资源。笔者渐渐意识到,多年以来,一直依赖布鲁塞尔和欧洲邻国救助的希腊,包括其许多国有企业的公务员和劳工,在国际竞争到来时,在提高效率已经毋庸置疑地成为恢复经济发展的引擎时,缺少的是应对全球化生产挑战的意识,而部分产业的私有化将会带来更多的就业和繁荣。在这个意义上,也许布鲁塞尔希望的,正是希腊经济的各行业实施“中远式”生产方式的改革。投资专家也明确表明了他的态度:以往国有企业的运作方式不会有活路。

在笔者的报道制作接近尾声时,齐普拉斯政府对中国投资者的态度进一步回暖,他登上来比雷埃夫斯港访问的中国军舰,表示希望希腊成为中欧间商贸往来的南大门。这一态度释放出来的积极信号,证实了笔者在希腊读到的当地媒体对中远投资的解读:鉴于中远目前取得的成果,新政府也乐见更多类似成功的投资案例,尽管很有可能中远将面临着更多的周旋和谈判。

笔者在接触探访的过程中,得到了中方和希腊方面管理层的积极配合,非常幸运。最后,希腊的工会负责人和一号码头的工人对我们的态度也转为开放和友好,并且表示欢迎我们“随时再来”,这也让笔者感到欣慰。毕竟,在实地不带任何偏见观察,才是摒除隔阂、引发思考的最好方式。

湖北广州生产线

南京大型塑胶模具镀硬铬

四川广州名片

成都空调除湿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