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手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扶手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亲子鉴定滥用背后引发诸多社会问题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6:04 阅读: 来源:扶手箱厂家

一项原本是司法鉴定领域内的技术——亲子鉴定,正在走进普通人的生活。数据显示,安徽省申请亲子鉴定数量逐年上升,平均每年增速20%以上,今年前三季度亲子鉴定总数更是高达2162件,相当于去年全年的总量。

不过,与红火的市场相比,亲子鉴定的管理规范却相对滞后。市场上的鉴定机构良莠不齐、鱼目混珠。一些几乎没有门槛的鉴定流程,给鉴定者带来的常常是无尽的失望和痛苦。

给钱就能做鉴定?

合肥市有不少亲子鉴定机构打着“某某司法鉴定所安徽业务处”或者“某某司法鉴定所安徽办事处”的牌子,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这样的机构在亲子鉴定过程中基本“零门槛”。

一家总部注册在四川的司法鉴定所在合肥市某CBD开办了一家“安徽业务处”。11月29日,记者调查发现,这个业务处,实际上只有一间办公室,两名工作人员,并无基本的采血室和实验室。

问起如何鉴定,工作人员说:“在我们这里做亲子鉴定可以省去很多程序,价钱也比别的机构便宜。客户即使不到场,材料不齐全也可以做。”客户甚至可以在“司法鉴定中介公司”或“亲子鉴定机构”的鉴定过程中申请匿名鉴定,或邮寄样品且不需要提供任何身份证明以及鉴定对象之间的关系证明材料。

“客户既然不想透露身份,我们也不能强求。我们只能保证针对客户送来的样本的检验是符合程序的,对样本的主体是谁、样本对象之间的关系不负责。”工作人员说。

据介绍,这家“安徽业务处”是四川某司法鉴定所在安徽设的业务点,由总部公司授权。“安徽业务处”目前已在工商局注册登记,领取了营业执照,主要工作是对客户信息进行登记、采样。不过,关键环节的样本检测、鉴定报告书均由总公司负责出具。

据了解,按司法部有关规定,司法鉴定机构在外地设分支机构必须经过当地省一级司法部门批准。

记者从安徽省司法厅司法鉴定管理处获悉,目前安徽无一家“司法鉴定中介公司”在省司法厅登记注册,即目前存在的“司法鉴定中介公司”无一家具有司法鉴定资格。

除了这些冠以“司法”名义的中介公司,一些打着“权威”、“某某中心”旗号的“亲子鉴定机构”大多也不具备司法鉴定资格。市场上存在的不少“亲子鉴定机构”及医院内部的亲子鉴定行为,被定义为医学层面上的鉴定,出具的鉴定报告只是“亲子鉴定书”,并非司法鉴定报告。

记者还了解到,从鉴定方法上来看,司法亲子鉴定受理程序相对严谨,被鉴定人必须亲自到机构办理真实有效的身份信息,核查本人真实有效的身份证件,签订《风险告知书》、《委托书》,现场拍照存档,由专业司法鉴定人员采集样本。这样出具的司法鉴定报告书才具有法律效力,才更为可信。

挂块牌子就是鉴定机构?

近日,网上曝出“合肥XX生物亲子鉴定中心”打着最权威亲子鉴定中心的幌子,骗取客户财产,捏造鉴定结果。不过,由于该鉴定中心并没有在司法或工商部门注册,一时之间陷入无人查处的尴尬局面。

据了解,不少“司法鉴定中介公司”都存在暗中采集客户信息、将样本邮寄到总部检测,由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报告书”的现象。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中介公司”的行为是违规的,但只要鉴定过程符合《司法鉴定程序通则》、《操作规范》、《司法鉴定文书规范》,出具的“司法鉴定报告书”仍然属于有效。而对于“中介公司”的违规行为,鉴定者多数选择隐瞒不报,相关部门就更难查处。

“目前,合肥市司法局并未接到一例类似举报。”合肥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说:“我们只有权监管在省司法厅注册的司法鉴定机构,这些鉴定机构统一命名为 ‘安徽XX司法鉴定中心’,其他的我们管不了也无力管。”

亲子鉴定市场为何乱象丛生?安徽新莱蒂克司法鉴定中心副主任、法医物证部主任尹耕心分析说,一方面,不少人认为亲子鉴定是不光彩的事情,既想知道结果又想隐藏身份。另一方面,“司法鉴定机构”收费相对较高,程序比较繁琐,这就让不少人更愿意找不那么“麻烦”的亲子鉴定机构鉴定。

另外,从鉴定结果的使用目的上来看,如果在诉讼程序中需要做亲子鉴定,一般要求必须是由司法鉴定机构来做。但是,并非所有的亲子鉴定都是用来作为诉讼的证据。很多情况下,亲子鉴定的结果只是用来作为上户口、征地、拆迁补偿等审批过程中的证据。在这个时候,即便是一些不具备司法鉴定资质的亲子鉴定机构,只要他们的鉴定过程和结果符合一些基本的程序,也很有可能被相关部门认可。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司法鉴定中介公司’能够打着司法鉴定招牌堂而皇之招揽生意的原因。”尹耕心说。

科学利器还是罪恶推手?

在亲子鉴定机构里,一些斗争激烈的家庭闹剧并不鲜见。

11月27日,记者走进安徽新莱蒂克司法鉴定中心。在服务大厅,有几位男士正在排队提交亲子鉴定材料。见到记者到来,他们显得有些警惕。

司法鉴定助理余春晓统计了一天的鉴定总数,截止到下午4点,有6例申请做亲子鉴定,其中怀疑血缘的占2例。

“一些家庭,因为对亲子关系产生怀疑,成员间不和睦,做鉴定时情绪激动,吵吵闹闹是常事。可是,鉴定结果一出来,他们往往变成沉默的人。”余春晓对此见惯不怪。

新莱蒂克司法鉴定中心日前就曝光一条“八旬退休教授与保姆生子”的新闻。经过亲子鉴定,孩子确实是老教授的,但原本和睦的家庭却因此“分崩离析”。对此,该中心副主任尹耕心表示,在现实生活中,老教授的案例只是个个案。现在越来越多的亲子鉴定是发生在夫妻婚姻生活之中。有的夫妻把亲子鉴定当成离婚的武器,只要鉴定结果表示孩子非自己亲生,马上就要求离婚。

“虽然在现在的科技水平下,亲子鉴定的准确性很高,但在采样过程、检验过程,一个细节的差别都可能导致结果千差万别。”尹耕心告诫那些欲做亲子鉴定的人,即便排除人为故意因素,亲子鉴定也并非“百分百”准确。

“当一方把亲子鉴定当做离婚的武器,这段婚姻已名不副实。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双方都难以继续下去,而受伤最大的是孩子,被怀疑的生命和破碎的家庭,会成为孩子永久性的伤害。”一位亲子鉴定亲历者告诉记者,盲目的冲动,背后拉扯的可能就是家庭生活、伦理道德等各个方面。亲子鉴定的滥用,必将带来家庭关系的不稳定,进而引发诸多社会问题。

济宁订制西装

自贡西装订制

云南工作服定制

牡丹江工作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