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手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扶手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玻璃蜗牛与中国彩电生产线-【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17:27 阅读: 来源:扶手箱厂家

现在35岁以上的人肯定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日本彩电是中国人当时争相采购的“香饽饽”。邻里如若谁家买了电视,街坊四邻的孩子、老人都会跑来看个稀奇。当时日本的彩色电视占据世界市场的主要份额,而中国只能对此望洋兴叹。

实际上,在黑白电视的研究发展上,中国与日本几乎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但是“文化大革命”使中国远远地落在日本的后面。在那个荒唐的岁月,甚至几只“玻璃蜗牛”也能对中国彩电事业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皆大欢喜的赴美考察

20世纪70年代初,随着中美关系的缓和,中国开始展开对西方国家的经济技术交流,发展对外贸易。1972年,国务院批准从国外引进一条彩色电视机生产线,决定由当时的国务院第四机械工业部、外贸部、广播局和国家计委负责实施。第二年,四机部负责人向中央打报告说,准备引进彩电显像管成套设备,得到了周总理等中央领导的批准。包括江青在内的其他人也力表赞成。

四机部接受这一任务后,由对外司牵头,联合外贸部、广播局和国家计委三家单位,组成了一个12人的考察团,由当时的长虹厂厂长王治东任团长。要想生产彩电,先得要生产显像管,而仅生产显像管就需要玻壳、荧光粉、荫罩、石墨乳和总装等好几条生产线。当时,生产显像管的玻壳、荧光粉、荫罩、石墨乳和总装等生产线国内一条都没有。美国无线电公司(RCA)则是同时拥有生产显像管的四项技术的显像管领先生产商。于是四机部所属中技公司向美国无线电公司询价,并邀其来北京谈判。谈判中,美国无线电公司的报价从1.3亿美金降到0.73亿美金。

考虑到各国的玻壳技术都来自于美国康宁公司,中技公司又于1973年6月向美国康宁公司询价,对方于9月报价并发出邀请,欢迎中技公司派人赴美考察访问。

1973年11月23日,四机部派出的12人技术考察团赴美国考察。考察团先是参观了美国无线电公司,然后又参观了生产玻壳技术的康宁公司。康宁公司对中方考察组十分热情友好。考察组所到之处,对方都特意悬挂了五星红旗。考察期间的食、宿、交通全部费用一概由康宁公司承担。双方的气氛一直很融洽。

考察结束时,康宁公司国际部经理手捧一件精美的礼品盒送到我方人员面前,说自己公司生产的小礼品。考察组人员接过礼品一看,原来是12只工艺精致、小巧玲珑、栩栩如生的玻璃蜗牛,大家都非常喜欢。

考察组于12月底回到北京。回国后向部领导汇报工作,大家还传看了一下礼品,都觉着康宁的玻壳制作技术确实不错,透明度好,没有气泡。四机部对这次赴美考察十分满意。后来康宁公司也特别致函,对我方前往考察表示感谢。

事情似乎皆大欢喜,谁知,两个月后,一场风波骤然而至。本属国际交往中礼尚往来的小小礼品,竟被江青导演出一场闹剧。这就是震动全国的“蜗牛”事件。

打倒“爬行主义”

1974年2月10日下午3点,四机部机关大院里突然驶进了三辆“大红旗”轿车。车子停稳后,一个面容严肃的女士从打开的车门钻出来,此人竟是正当红的革命旗手江青同志!她来做什么?

原来,时逢全国批判安东尼奥尼及其纪录片《中国》,全国都在当时的政治高气压下展开“批林批孔”运动。此前的《人民日报》曾依照江青一伙人的布置,发表评论员文章《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批判安东尼奥尼拍摄的题为〈中国〉的反华影片》。一时间在国内外造成极坏的影响。四机部某设计院政治处宣传科的一个许姓干事,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写了封信给江青,反映了考察组接受“蜗牛”礼品一事,说代表团在美国考察时,康宁公司送给代表团每人一个蜗牛,以讽刺挖苦中国的“爬行主义”,并说代表团成员拿着帝国主义的礼品得意洋洋,四处显摆美国人是后台。

安东尼奥尼的批判还未过去,这件事又出来火上浇油!这不禁让江青心情一振,感觉到其中大有文章可做。于是,带着一帮人马气势汹汹地到四机部去找这位写信人。

江青一下车,就点名要见这位许姓干事。不巧的是,那日适逢星期天,此人未上班。江青盛气凌人地进入四机部,以革命领袖的姿态训示起来,对美国人送蜗牛礼品一事兴师问罪,说这是美方对我国的污蔑。“我们绝不能屈服帝国主义的压力!”“我们要向美国驻京联络处提抗议,要把蜗牛退回去。”“考察团此举是侮辱了使命,是在投降卖国!”,她愤怒地说,“这条彩电生产线我们不要了。”四机部领导闻言面面相觑,不敢轻易招惹。

因为没看到许姓干部,江青回去后给他写了一封亲笔信。信中称:“我十分赞赏你的爱国主义精神,中国人民在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站起来了,决不能再受帝国主义的屈辱!是美国有求于我们,并非我们求它,更不求它的侮辱⋯⋯”

四机部党的核心小组,对江青突如其来的讲话和给那位青年的回信,倍感压力,只好接连召开了大会进行传达。会上谴责对方以赠送礼品为名“侮辱”中国人民的行为,并要求通过外交途径将“蜗牛”退回。会上有人还严厉批评部领导人思想右倾,对这一严重事件缺乏政治敏感,并强烈要求部领导不再从美方引进彩色电视显像管生产技术。

同时,四机部也发了简报通报全国:按照江青同志的指示,全国都要调查一下,这几年各部委、各省市、各个单位都收到什么礼品了?有没有污蔑中国的东西?这下子各地单位犹如掀开了锅一样。水利电力部、邮电部也随后传达了江青的讲话和给那个青年的信。水利电力部反映民航局有人也曾接受过“蜗牛”礼品一事,其他单位还查出了黄牛和乌龟等礼品。马上有人臆断,送黄牛,这是暗喻我们老牛拉破车呀!乌龟是说中国人笨,建设速度慢啊⋯⋯一时间,对外国礼品各种五花八门的解读甚嚣尘上。

此后各单位开始大字报铺天盖地,大小会谴责声连绵不断。一只玻璃“蜗牛”竟然在全国掀起如此的黑风恶浪。明眼人一看就清楚,江青就是要把“蜗牛事件”作为外事方面的一个突破口,大做文章,无限上纲,与“批林批孔”挂钩,矛头指向周总理。

彩管生产线的引进被迫停滞

为了澄清事件的真相,周恩来特意打电话到纽约询问中国驻联合国大使黄华。黄华急电答复说:蜗牛在美国是象征幸福的意思。客人临别主人送之以蜗牛,含意为“慢慢走,一路平安”。外交部也查阅了有关资料,认为蜗牛形状的工艺品,代表吉祥顺利,在美国常作为礼物和陈设之用,并无恶意,而是一种友好的表示。美国人没有任何讽刺挖苦中国的意思,目的只是想讨好中国人,希望中国买他们的技术。此外,外交部还调查了赴美彩电考察组和出访人员,得知康宁公司对我考察组给予了热情友好的接待,未发现有任何不礼貌的言行。同时,从美国康宁公司“圣诞节玻璃制品价目表”中可以看出,蜗牛确系该公司生产的圣诞节礼品,价值55美元。

上述调查情况上报到中央后,周总理两次指示外交部对此礼品进一步调查研究后再作定夺。2月21日,外交部在详尽调查核实的基础上,向国务院写出《关于美国人送“蜗牛”礼品等事的报告》。报告说:

“一、根据我们了解,有些单位已在花相当大的力量检查过去外国人赠送的礼品有无侮我之意,有的单位还集中力量检查出访过程中的录音和对方赠送的大量技术资料。我们认为这样做不妥。”

“二、对礼品或资料中发现的问题,我们认为,应该本着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精神,联系赠礼人或单位的背景、态度及当时的具体情况进行全面分析,做出恰当的结论。至于就礼品问题对外进行交涉,则更需慎重,要区别不同情况和对象,坚持原则,讲究政策,妥善处理。”

“三、对于美国康宁公司赠送我‘蜗牛’礼品是否有意侮我,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我们仍做不出肯定的结论。至于水利电力部所反映的民航局有人接受‘蜗牛’礼品一事,从现有的材料看,我们认为也与上述情况类同,无法断定对方是有意挑衅。故建议对此两件‘蜗牛’礼品,不必退回和交涉。”

周总理看了外交部的报告后,当即批示:外交部这一分析和所提处理意见较为正确。拟同意外交部这一报告,即呈毛主席⋯⋯批示。外交部核心组两位成员还当面向主席作了报告。毛主席在报告上圈阅表示同意,并说这并不是侮辱,不能提外交交涉——实际上,若中国外交部向美国发出较强烈的抗议,并且将“蜗牛”礼品退还,那么中国出的洋相可就大了。如此愚蠢的外交行为将在国际上丢尽中国的脸面,也会把刚刚改善的中美关系扼杀在摇篮里。

在此期间,周总理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蜗牛事件”作了研究。会议决定,江青在四机部的讲话是错误的,不印发不下达,已印发的立即收回。自知理屈的江青一改往日的咄咄逼人,悄悄派人将她从四机部拿回的玻璃蜗牛退回,写给那位青年的原信也要了回去。至此,喧嚣一时的“蜗牛事件”遂告平息。

但是,引进彩管生产线的工作却停止下来,这时候谁还再敢搞“爬行主义”!四机部让那个宣传科的许干事带着设计院18个人到南京市741厂即华东电子管厂去搞“争气管”,但一直也没有搞出来。

“蜗牛事件”四年后,“四人帮”垮台。1978年,国家批准引进靠前条彩电生产线,定点在原上海电视机厂即现在的上广电集团。华东电子管厂则不得不从意大利买了一条旧的生产线。

“蜗牛事件”是江青导演出的一场政治闹剧。它使得中国引进彩管生产线技术整整晚了四年。为了达到一些不可公开的政治目的,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治利益,那些政治阴谋家宁可让国家陷入崩溃的边缘,也要编织出一个虚妄的政治理由,去欺骗、去蛊惑、去愚弄民众。可见,在机制不健全的社会背景中,权力拥有者一己个人好恶的无限膨胀和肆意妄为,危害盖莫大。

成都出租房信息

郑州市房产交易网

天和园

秣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