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手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扶手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遥控的美人妻上篇-【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08:37 阅读: 来源:扶手箱厂家

上篇

曾经的我,自卑、懦弱、窝囊,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如果不是认识了马小川,

我现在也许仍然一无是处。

我叫谷宇,是个乡下男孩,身高一米六八,又矮又胖,皮肤还黑,是个标准

的「土肥圆」。初中的我是我们村里考试的第一名,上高中的时候,父母砸锅卖

铁,把我送进了本省最好的学校——鸾州一中。同学都是官二代、富二代,也有

不少帅哥美女。在这样的环境里,其貌不扬又没有背景的我备受歧视。我的内心

也充满了自卑,因此天天弯腰驼背,这让我显得更加丑陋。

安柔柔是我们的班主任,那时候刚刚二十五岁,身高有一米七几,身材很棒,

前凸后翘。一头乌黑光滑的长发,还长了一张堪比松岛枫的明星脸,声音也娇娇

嗲嗲的。她的学历和教学能力都很差,完全不是重点中学教师的水平,只是她凭

着美貌,轻松勾搭到了我们学校四十岁的李校长,才得以成为学校的特级教师。

第一次见到安老师,我就被她惊艳到了。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她是一个唯利

是图、媚上欺下的贱人。对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她和蔼可亲,认真负责,平时还

会加班为他们补课。而由于我的家里没有背景,她处处刁难我,经常找各种各样

的理由让我去她的办公室罚站,不让我上课,因此功课落下了大半。如果我犯了

一点小错误,她更是非打即骂,盛气凌人。

终于,在一次期中考试失利之后,我在给父母打电话的时候,忍不住委屈得

哭了出来。

「乖儿子,你咋了?」母亲问我。

「妈……我不想念了」

「是不是在学校有人欺负你?」

「我的同学嫌我丑,不和我玩……我的班主任嫌我不给她送礼,给我小鞋穿

……我真的不想念了……」

「不念了咋行呢?乖儿子,你别急,我和你爸明天就去找你们班主任谈谈!」

第二天下午,我那老实巴交的父母坐了两个小时大巴车到了市里,提着一麻

袋自家种的蔬菜,敲开了安老师家的门。

「你们是谁啊?」安老师打开门,闻到我父母身上的汗味儿,立即皱起了眉

头。

「安老师您好,俺们是谷宇的家长。」我妈陪着笑脸说。

「谷宇的家长?你们有什么事吗?」

「内个……也没啥事,就是谢谢您在学校照顾我们小宇,给您带了些礼物来。」

「哦,那请进吧。」听到我爸妈带了礼物来,安老师的神色缓和了许多。

然而,当她发现那所谓的「礼物」只是一麻袋蔬菜的时候,她彻底被激怒了。

「哎哎!别坐那儿,那个梨木沙发两万呢,别给坐脏了。」安老师制止了我

准备坐下的父母,给他们搬了两个塑料小板凳。

「啊,不好意思。」母亲耸着肩,搓着手说。

「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内个……内个……」母亲迟疑着,不知如何开口。

「你倒是说呀!」安老师毫不客气地在沙发上坐下,俯视着坐在小板凳上的

母亲。

「听说小宇期中考试又没考好,希望老师以后多多关照。」

「呵呵,就这事儿啊。」安老师冷笑了一声,「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

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看啊,你们的儿子就不是块儿学习的料,还是早点儿让他

退学回家种地吧!」

「老师,俺家娃儿初中可好了!」胡子拉碴的老爹忍不住说。

「这事儿我帮不了你们,你家谷宇就是个笨孩子,怎么教都教不会的那种。

你们还是快打道回府吧。」安老师发出了逐客令。

我可怜的父母只得颤颤巍巍地出了门。

他俩刚走了几步,安老师突然想起了那一麻袋蔬菜,嘲讽地说:「哦,对了,

你们这礼物还是拿走吧!太贵重了,我受不起!」

说着,她把麻袋拎起来,把蔬菜全部倒在了地上。一个个土豆、西红柿、胡

萝卜,在地上乱滚。然后,她对着我一脸懵的父母,「砰」一声关上了门。我的

父母不得不弯下腰去,一个个拾起地上的蔬菜,一边捡一边叹气。

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那天,我的母亲什么都没和我说,只是抱着我,

流了一夜的眼泪。我想她很内疚,没有给我好的生活。我心里更加内疚,没有成

为她想让我成为的人。

那次事件之后,安老师变本加厉的折磨我,甚至经常在全班同学面前羞辱我。

「看看咱们班谷宇同学写的作文,这叫作文吗?谷宇同学,你学过语文吗?」

有一天,安老师又在课上讽刺我。

「老师,我的作文是认真写的,如果您认为我的作文有什么问题,您可以指

正我。」那篇文章真的是我认认真真写的,被她这样说,我很气愤,终于鼓起勇

气反驳她。

「哎呦?居然敢顶撞老师!来,走到讲台上来!」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安老师的怒吼吓没了。我缓缓地站起来,走到讲台

上。

「跪下!」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可是,想起父母殷切的眼神,

想起母亲哭着让我坚持下去,我还是跪下了。

「屁股撅起来,裤子脱了!」安老师又说。

「哈哈哈……」底下的同学笑成了一片。都高中了,老师还要脱学生的裤子,

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这不是变态吗?可是,当时自卑窝囊的我,居然

听了她的话,含着泪脱下了裤子。又黑又肥的屁股暴露在全班同学面前,我听到

身后同学们的窃笑声。

安老师拿出教鞭,脸上带着极度嫌弃的表情,对我的同学们说:「这个谷宇

自从来了咱们班,不但满身汗臭,影响大家学习,不思进取,拖低平均分,居然

还敢顶撞我!今天,你们每人用教鞭给我打一下他的屁股,让这个顶撞老师的差

等生吸取点教训!」

说着,安老师把教鞭给了我们班的女班长黎晶。黎晶却没有接。

「老师,我觉得您这样做是不对的。您不能体罚和羞辱您的学生。」黎晶说。

周围的同学倒吸了一口冷气。

「黎晶同学,我一直看好你,你居然为这个差等生辩护?」安老师有点吃惊。

「您不应该这样做。」黎晶坚持说。我充满感激地看了黎晶一眼。

黎晶是公安局长黎辉的小女儿,上面有一个亲哥哥黎昊,和一个同父异母的

姐姐黎曼。黎晶是菱形脸,眼睛不大却灵动温婉,皮肤白白嫩嫩的,清纯可爱,

是个音乐特长生,有一副百灵鸟似的好嗓子,深得安老师的喜爱。

「黎晶啊,你……你先去我办公室坐会儿,帮我改改作业吧。我桌子上有点

心,你随便吃。」安老师不能得罪这个有背景的学生,只得把她支开了。

黎晶也不好得罪班上其他等着看笑话的「二代」们,无奈只好离开了教室。

黎晶走后,再也没有人为我说话。

「谁想第一个惩罚这个家伙?」安老师问道。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举起了手。

女同学们都用尽全力的打我,在我屁股上留下一道道红印。而男同学们甚至

大笑着把教鞭捅进我的菊花里,听着我发出痛苦的声音,拍手叫好。安老师也带

着微笑看着这场好戏。

我的眼里流出屈辱的泪水,可是同学们看到这样的我,反而捅得更欢了。那

一刻,我第一次想到了死。

这节课就在安老师的嘲讽和同学们的欢声笑语中结束了。

下午,我独自在河边游荡。看着清澈的河水中映出一个丑陋的胖子,我感到

痛苦万分。我真的承受不住这些屈辱了,想一了百了就算了。可是我的父母怎么

办呢?我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救命!救命!」忽然,不远处传来呼救声。我连忙跑过去,看到一个瘦瘦

的男子在河里挣扎。周围有一群人在围观,就是没有人出手相救。

我想都没想,衣服也没脱就跳入了河里。

河水是冰凉的,可是对于小时候天天在村里游泳的我来说不是问题。我游到

落水男子身边,用手臂卡住他的脖子,带着他游到了岸上。

「小兄弟……谢谢你。」男人一边说,一边脱下外套拧干。这是一个很帅的

男人,皮肤白白的,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

「……」我不知该说什么。本来想要轻生的我,却救了别人的命。

「哎,我在河边散散步,谁知道居然一不小心掉下去了。晚上来我家,我请

你吃饭吧。」年轻人擦了擦眼镜,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

名片上写着这个年轻人叫马小川,是个在读研究生。

傍晚的时候,我回换了干净衣服,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马小川的家。

这是一个高档小区,小区里有花园和音乐喷泉,非常漂亮。小区的保安差点

没让我进去,我给他看了名片,他又给马小川打电话确认过了,才放我进去。

进了马小川的家,我发现他家的居住面积很大,大概有200平米。屋内的

摆设都是西式的。我从来没有进过这么大的房子。

「小马哥,这么大的房子,你自己住吗?」我忍不住问他。

「一半是居室,一半是实验室。」

「怪不得,研究生家里就是高端。小马哥你是研究什么的?」

「也不是全部的研究生都买得起这样的装备呦。至于我的研究嘛……嘿嘿,

保密。」马小川调皮地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马小川从厨房端出了刚做好的披萨和果汁,和我一起吃饭。

「谢谢小马哥,这个卷饼真好吃!」我用吃大饼的姿势吃着披萨。

马小川笑了,让我慢点吃。

「我看你穿的校服是鸾州一中的,我原来也是那个学校的,不过,今天下午

你怎么没去上学?」

「我……」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想起那种屈辱,我的披萨吃不下去了。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跟哥哥说,哥哥帮你。」马小川说。

「是我的老师……」不知为何,我对这个陌生男人产生了一种信任,不由得

开始吐槽,把安老师对我不好、欺负我父母、当众羞辱我的事情,一股脑儿都告

诉了他。

「还有这样的老师?她还真欠收拾。今天遇着我马小川,算你走运。我可以

帮你给她一个教训。」

「啊?」我愣了一下。

「告诉我你们老师住在哪里,明天我就去会会她。」马小川说。

(以下内容来自马小川的讲述)

第二天,是星期六,李校长出差在外,安老师一个人在家。十点半的时候,

她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一个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年轻人。

「你好,请问你找谁?」看到帅哥,安老师居然犯起花痴来,目不转睛地盯

着马小川。

「您好,我是谷宇的表哥,听说他昨天顶撞了安老师,特地来道歉的。」马

小川说着,对安老师鞠了一躬。

「谷宇……还有你这样的表哥?」安老师疑惑地盯着马小川。

「我表弟他学习不好,还顶撞您,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我这次来,特意带了

礼物给您。」马小川说着,拿出一个新款香奈儿包包。

「快请进,快请进!」看到包包,安老师笑得花枝乱颤,也不避嫌,拉着马

小川进了客厅,又忙着煮咖啡给他。马小川连连说不必麻烦。

安老师把咖啡端上来,又去拿糖。趁着她拿糖的时候,马博士把麻醉药倒在

了安老师的咖啡里。

马小川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回到了实验室,我在那里等他。当他打开行李箱的

时候,我吓了一跳。

安老师躺在行李箱中,修长的美腿蜷着,秀发凌乱,已经不省人事了。

「小马哥,咱这……这不是绑架吗?」

「没关系,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我保证已经把她送回自己家里了。」马小川

一脸坏笑,调皮地眨了眨眼。

「可是,你把她带到这里干什么啊?」

「我就是做点儿实验。」说着,马小川把安老师抱起来,放到实验台上。

「人体……实验?」

「嗯,差不多吧。」

马小川让我在外面等着,他和安老师在里面做实验。一个小时之后,马小川

把安老师抬出来了,同时手里多了一个遥控器。

「小马哥,你对安老师做了什么?」

「嘿嘿,拿着这个。」马小川把遥控器塞到我手里,「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把安老师送回家之后,马小川回到家里,打开客厅的液晶显示屏。我惊讶地

发现,显示屏上清清楚楚地显示出安老师家里的场景。安老师正躺在沙发上,垂

着头,安静地睡着。粉红色的小嘴唇紧闭着,小巧的鼻翼轻微地一开一合。穿着

高跟鞋和丝袜的美腿,一条弯曲着搭在沙发上,另一条轻轻垂下来。

「我在你安老师家安了几个针孔摄像头和监听装置,她不会发现的……不过

话说,这娘们儿也该醒了。我还给她留了便条呢。」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安老师打了个哈欠,睁开了眼睛。

「哎呀,不好意思我……」安老师显然只记得她昏迷之前的事情,以为马小

川还在家里。

她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傍晚了。急急忙忙站起身,看到了茶几上的纸条。

「你的下体已经被谷宇控制了,如果你想要正常生活的话,就乖乖听他的话

吧?什么傻逼玩意儿?」安老师不削地撕毁了纸条,扔进了字纸篓。

「下体?小马哥,这个遥控器难道是……?」

「是的,现在这个女人的下体已经完全不由她控制了,如果你不按按钮的话,

她就不能排尿、排便。如果你按下按钮的话呢……就会让她随时随地排尿排便了。

另外呢,我还在她阴道里安装了跳蛋,阴蒂部分装了电刺激装置,只要你按

下按钮,她随时都会晃着屁股高潮。」

「真这么神奇?」

「明天就知道咯。」

第二天早上,我们通过摄像头,看到安老师多次去厕所,都在里面待了很长

时间。因为只要我不按遥控器,她根本就无法排泄,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用。她

的神情痛苦,咬着牙忍受着小腹的胀痛。通过监听装置,我听到她打了医院的电

话,预约去看病。

「小马哥,医生会发现她下面的控制装置吗?」

「不会的,我所研究的改造技术,已经超过了现在一切医学研究。她去检查

身体,得到的结果一定是一切正常。」马小川自信地说。

傍晚的时候,安老师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家中,手里拿着「一切正常」的检查

结果,还在努力忍受着。

「明天她就要上班了,小宇,你可要抓住机会,好好整她一把。」

「哈哈,看老子不弄死她。」想到这个女人对我和我父母的羞辱,我的气就

不打一处来,发誓要狠狠报复她。

第二天一早,安老师穿着白色的西服和裤子,坐上了去学校的公车。我也跟

着上了公车。车上坐满了人,还有一个同校的老师。安老师连正眼都懒得看我,

只把我当空气。司机关上车门,安老师站在公车中部很显眼的位置,抓着扶手。

这正是个好机会。我拿出遥控器,按了一个按钮。

只听「哗啦」一声,憋了两天的尿液从安老师的尿道里喷涌出来。她的裤子

上,留下了尿液的痕迹,一半的裤子都被淋湿了,而且由于是白色裤子,那金黄

色尿液的痕迹更加明显。再加上淋湿的白裤子有些透明,在她身后的人都清楚地

看到了她的粉色内裤。

「啊呦!你这人什么素质呀!这是公交车,不是公共厕所!」坐在她旁边的

老太太被尿骚味儿熏得厉害,站起来尖声叫道。全车的人都看过来,安老师立刻

成为了众人注目的焦点。

安老师本能地捂住下体,可是尿液还在不停喷出来,从她的指缝里淌到地下。

公交车里流了一地骚尿。

「哈哈,你快看,这女人居然在公交车里尿裤子了!」一个男人用戏谑的口

吻小声对他的同伴说。

「好羞好羞,这么大个人了还控制不住尿。」他的同伴也饶有兴味地看着这

一幕。

「你说是不是她老公做爱的时候不小心捅了她的尿道?」

「捅进尿道啊,那得多小的鸡巴啊?」

「哈哈哈哈……」

其他的乘客们也都在窃窃私语,或讥讽嘲弄,或侮辱谩骂。同校的老师大概

平时总受安老师欺负,也像看戏一样看着安老师的窘态,并不上前解围。一个四

五岁的孩子则跑上去对安老师说:「阿姨,你这么大了还尿裤子,出门为什么不

穿漏裆裤啊?」惹得全车人哄笑。

司机回头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没好气地对安老师说:

「喂,尿裤子的,给我下车!」

安老师的脸已经红得像个苹果一样了,眼圈也红了。看着这一脸委屈的样子,

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她是个天真单纯受了欺负的小姑娘呢。她不顾双手刚刚捂过

下体,还带着尿,用双手捂着脸,呜呜啜泣着跑下车。裤裆还在不断往下滴尿。

我到了学校,刚走进班里,还没来得及坐下,只听一个女生大声喊:「班长

大人,你老公来啦!」

我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因为黎晶在课堂上为我说了话,同学们都讽

刺她是我老婆。

「你们别乱说,我没有……」

「嘻嘻,抱抱你老婆吧。」一群同学围上来,强行抓住我和黎晶,把我俩推

到了一起。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黎晶的胸部。

「哈哈哈,你们看谷宇耍流氓啦!抓黎晶同学的胸部!」

「这能叫耍流氓吗?自己老婆的胸,不是随便抓吗?」

「也是哦,随便抓。」

黎晶白皙的脸颊上早已染上一片晚霞,眼神里写着委屈。可是她却不哭,只

是她生气地推开周围的同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书。

「对,对不起,我……」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黎晶看了我一眼,沉静如秋水的眼睛看得我心神

荡漾。

黎晶是个好姑娘,她是我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感受到的唯一温暖。可是猥琐

丑陋的小矮人,哪里配得上善良美丽的白雪公主?我不禁叹了口气。

这时候,安老师走了进来,穿着她新换的深绿色连衣裙。她恶狠狠地看着我,

像要把我吃了一样。不过嘛……我看了看口袋里的遥控器。谁吃谁还真不一定呢。

「好了,同学们,今天我们来学习《孔雀东南飞》,咱们一起读读课文吧。」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大家齐声朗读课文的时候,安老师到下面

走了一圈。我偷偷瞄了一眼她的裙底,发现她裹了一块尿布。

当她在黑板上写板书的时候,我按住了「震动」的按钮。只见安老师裙子下

面的翘臀开始剧烈地抖动,带动着她整个身子颤抖,粉笔居然在黑板上画出来她

屁股的振动曲线。我嗤笑着,控制着节奏,让她的屁股抖抖停停,她得以写了一

张歪歪斜斜的板书。

同学们读完书抬起头,看到原来字迹清秀的安老师写的板书这么丑,都在下

面小声议论。安老师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惊慌和恐惧。她故作镇定地清了

清嗓子,开始讲课。

她一张口说话,我就打开了电刺激装置,间断性地刺激她的阴蒂。电流不断

刺激着安老师最敏感的部位,她讲课的声音也开始伴随着呻吟。

「这篇课文讲了一个古人的爱情故事,啊啊~故事的主人公是叫……啊啊、

哦哦~焦仲卿……刘兰芝……嗯~哦……」

「老师,您怎么了,不舒服吗?」黎晶好心问道。

「没事……没事。」安老师强忍着,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安老师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老师,今天遇到这种情况,更加得过且过,很简短

地讲解了一下课文,就准备去办公室休息。

「等等,安老师,我有问题想问您。」我举起手说。全班同学都看着我,不

相信我居然敢问问题。要是在平时,安老师一定会把我讽刺挖苦一番,再赶出教

室。

「什……什么问题。」

「老师,您认为如果刘兰芝嫁给了别人,她会对焦仲卿说什么呢?」

「这个么,我想她会说……她会说……嗯嗯~哦~啊,啊啊啊啊啊~」

我突然把电流和跳蛋都开到了最大档。安老师就这样在她的学生面前,趴到

了讲台上,不停抖动着屁股,达到了高潮。她那对儿白奶子也垂下来,从她连衣

裙的v字领上面走光了,正值青春期的男生们,都如饥似渴地盯着这对儿奶子。

看着如此露骨的画面,听着如此销魂的声音,我看到好几个男同学裤裆里都

支起了小帐篷。

「啊啊啊啊啊~」安老师还在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黎晶跑过去扶她,很

担心的样子。为了不让黎晶担心,我关掉了遥控。

安老师喘着粗气,用手撑着讲台起来。

「下课!」她说完,立刻跑出了教室。

一整天,我都没见到安老师。当然,我也没有给她任何排泄的机会。下午放

学后我路过会议室,看到里面正在开会,安老师也在。于是我在门缝里观察他们。

「星期三,乔海龙乔书记要来我校考察工作,大家一定要积极配合!安柔柔,

你来安排一下工作吧。」由于李校长不在,副校长主持了工作。

安老师踩着高跟鞋走到了全校老师的面前,还没开口,只听「噗」的,放了

个又响又臭的屁——当然,这是被我操作的。

下面的老师畏惧李校长的权威,想笑也不敢笑,想捂鼻子又不敢捂鼻子,只

能默默忍受着。

安老师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额,乔书记会在周三

早上十点准时到达,我们要对他表示热烈的欢迎。具体的欢迎方式就是——」

「噼噼啪啪噼噼~噗噗噗噗~」安老师的屁眼像是放鞭炮似的,接连嘣出一

大串响屁。这次,同事们再也没忍住,都厌恶地捂住了鼻子。不单是安老师,连

负责会议的副校长脸都红了。

「咳咳……小安同志,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你先去卫生间吧,工作由我来

安排。」

安老师如获大赦般逃离了会议室,推开门,却看到我一脸坏笑地看着她。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在她看着我的眼神里,有嫌弃,有愤恨,但更

多的是深深的畏惧。

「老师,您在说什么呀?」我笑着反问道。

「你……你给我等着,今晚我老公回来,我就让他把你开除。」

「开除我?您怕是忘了什么事了?安老师,您好像两天没有大便了吧?」我

拿出遥控器,在手里摆弄。

「你……你把那东西给我!」安老师说着就要抢。

「哈哈,别指望抢了这个就能解脱。我表哥可以做出无数个这样的遥控器。

到时候班里人手一个,可别怪我呦。」我说着,捅了捅她被憋得鼓胀的小腹,

离开了,留下安老师一个人绝望。

晚上,我又和马小川一起坐在家里看安老师家的摄像头。

李校长一进门,马小川一拍桌子:「操,原来她老公是这货!」

「你认识李校长?」

「呵呵,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个人和那臭娘们是一路货色,当初

他教我,硬逼着我爸足足送了二十万的礼物!!」想到这事,马小川一脸愤懑,

决定好好捉弄李校长一下。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李校长一回到家里,就抱着安老师又亲又摸的。安老

师却在不断拒绝,大概也是预知到了什么。

「哎,宝贝,你平时不是要得比我还厉害吗,怎么今天倒不要了?」

听了这话,我和马小川都笑了。安老师果然是个骚娘们儿。

「老公,对不起!我今天……真的不太想……」

「哎呀,来嘛,老公的大肉棒可是饥渴难耐咯~」李校长说着,拉开了安老

师的拉链,脱掉了她的胸罩。

「不,不要!」安老师推开了他。

「怎么,难道你趁我不在,在家偷人了不成?」李校长狐疑地看着安老师。

「没有,老公,不是这样的……哎呀,好了啦~别生气,人家和你做啦。」

安老师解开了李校长衬衣扣子,同时李校长也脱下了安老师的衣服。

「这是什么?」李校长惊讶地看着安老师的尿布。

「额,这个……是加厚卫生巾,我刚买的,戴上看舒服不舒服。」安老师的

反应倒也快。

「哎,现在这卫生间越做越大了,跟尿布似的。」李校长说道。

两人互相脱光了衣服,上了卧室的大床。安老师的身材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皮肤光洁白皙,乳房圆圆的,一看就富有弹性,乳头是浅棕色的。阴部形状也很

好看,肉鼓鼓的大阴唇夹着粉嫩的小阴唇,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小阴唇上

有一颗豆大的粉色阴蒂。看着她的媚态,我的肉棒硬的像钢铁一样。

安老师爬到李校长身上,用手扶着李校长的肉棒,用香舌的舌尖轻轻挑逗李

校长的马眼。接着,又把龟头含在嘴里,娴熟地吮吸。她身下的李校长也开始用

舌头挑逗安老师的阴蒂,两人一上一下,用「69式」姿势做着。

「啊啊,老公,你好厉害,柔柔、柔柔要飞了~」安老师发出淫荡的叫声。

李校长一边享受安老师小嘴的服侍,一边慢慢往后舔,一直舔到了安老师菊

花处。

「噗嗤!」马小川按下一个按钮,随着一声屁响,安老师的菊花里,喷出了

浓浓的粪便,直接喷了李校长一脸一嘴!

「啊!」刚才还沉浸在美好性爱中的李校长,此时仿佛被人从天堂打入了地

狱,不可置信地望着安老师的菊花。

「噗噗噗啪啪!」安老师接着又放了几个屁,把李校长脸上的粪便吹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电视前的我和马小川笑得直不起腰来,一个不小心,

把遥控器摔在了地上。几个按钮被同时触动了。

「啊啊啊啊啊~哦哦~」面对着满脸是屎的老公,安老师竟然发出了快乐的

呻吟,抖着性感的大屁股,扭动着小蛮腰,达到了自己的高潮!

第二天放学后,安老师把我留了下来。昨天她和李校长吵了一次不小的架,

显然我对于她下体的干涉严重影响了她的正常生活。我的同学们以为我又要挨批

了,幸灾乐祸地看着我。只有黎晶充满担忧。

与此同时,马小川带着一瓶二锅头,走进了学校的监控室。监控室的大爷看

到马小川,乐了:「呦,小子,你还记得我啊?当时你上学的时候没少闯祸,你

们班老师总到我这儿调监控。」

「当然记得。我还给您带了礼物来呢。」马小川说着,拿出那瓶二锅头,

「咱来两杯?」

「哦呦,谢谢你哦,现在可不行我还上班呢。」大爷忙推辞。

「没事,大爷您这酒量还能醉了?」马小川坚持。

原本就贪杯的大爷拿出两个纸杯,和马小川干了一杯。不一会儿,大爷醉了。

「哎呀,大爷,不好意思啊,那您先休息会儿,我帮您看着。」马小川笑着

说。

大爷答应下来,就在一旁桌上趴着睡着了。马小川打开了我们教室的摄像头。

教室里,只有我和安老师两个人,安老师站在我面前,神情窘迫。

「谷宇,你到底想干什么?」安老师皱着眉头问我。虽然她内心对我仍然充

满恨意,语气却软了很多。

「安柔柔,我一向是很尊敬老师的。可是你呢?不但在全班同学面前羞辱我,

还侮辱了我的父母。你配做一个老师吗?」我挺直了胸膛,质问道。

「啊……小宇……老师错了,老师给你道歉!对不起!请你把控制老师下面

的东西取出来,好不好?」

「取出来?你想的挺美啊!」我笑着,按下了震动键和电流键。

「呜呜~啊啊~那你要、啊啊……要怎么办?」安老师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屁

股说。

「安老师,你的大屁股好漂亮啊,尤其是抖动起来的时候。不如明天乔书记

来的时候,你就给他表演表演你抖着屁股放响屁的绝活吧?」

「啊……不要,不要那样!呜呜……」想到要在全校师生面前丢人出丑,还

会影响老公学校的声誉,甚至有可能因此丢掉老公,安老师趴在讲桌上,呜呜地

哭起来。

「想不出丑也可以,只要你以后什么事都听我的话。」我说。

「好好好,小宇,只要你别再让我出丑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安老师连忙

对我哀求道。

「嘻嘻,跪下!」看到中计的安老师,我得意地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是……」安老师对着我跪了下来,屁股还在不断抖动着。

我走到她面前,从裤子里掏出我的肉棒,用龟头抵住她的嘴:「舔吧。」

「啊?」安老师被我的黑色大屌吓到了,连连往后退。

「你不是刚刚才说,以后什么事都听我的吗?」

「可是这……我有老公,你、你又是个学生……不合适吧。」

「不合适?那算了,明天欢迎仪式上见。」我收起肉棒,佯装要走。

「不要不要……我舔、我舔还不行吗?」安老师急得抓住了我的裤腿,请求

我留下。

「这还差不多。」我再次把肉棒掏出来,安老师连忙把她的樱桃小口凑上来,

一口口舔着这根又黑又粗的鸡巴。

「安老师,我的肉棒好吃吗?」我故意说着羞辱她的话。

「唔唔……」安老师抬起头,可怜兮兮地望着我,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但是

这种表情却无法勾起我的怜惜之情。

我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按了下去,直把鸡巴插到了她喉咙的最深处。安

老师摇着头挣扎着,嘴里淌出湿热的口水,正流在我的卵蛋上,让我感到更加舒

服。

「呕……」安老师的会厌被我的龟头连续刺激,发出作呕的声音。

「不许吐!」我把她的头死死按住,看着她跳动的大屁股,命令道。安老师

勉强把涌到了喉咙的呕吐物咽了下去,呛得鼻涕眼泪直流。由于第一次被女人舔,

我很快就在她深喉处射了。

「安老师,你被玩哭的样子可真可爱。」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样子,我感到十

分解气。

「咳咳……」安老师揩了一把鼻涕,还在不住咳嗽。

「跪到讲台上去。就是我那天跪的位置。把裤子脱了,屁股撅起来,求我从

后面干你。」

「啊?」原来安老师以为给我舔了鸡巴就没事了。这个蠢女人。

「快脱。」

安老师不情不愿地脱下裤子,露出里面的尿布。

「哈哈,原来你还记得昨天的教训,还在用尿布啊?很好,以后你就每天裹

着尿布生活吧。」我笑着脱掉了安老师的尿布,把震动和电流模式关掉,换成淫

水模式。安老师肥美的小穴不一会儿就变得湿漉漉的了。

「好了,现在求我吧。」

「什么?求你?小宇,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那好吧……明天的欢迎仪式……」

「好好好,我求你,求你干我,好吧。」

「你求我干,我就得干你啊?我凭什么要干你?」

「小宇,求你干我……我的小穴很紧,很舒服,你一定会舒服的,求求你把

那个插进来吧。」

「还小穴呢,你那就是个骚逼。说,你这种淫贱女人,是不是天天给人玩给

人干的?」

「我……我是骚逼,我是下贱的淫荡女人,我活该让人玩弄让人干……呜呜

……求求你快把鸡巴插进我的骚逼里吧,你看我的淫水都滴到地上了!」崩溃了

的安老师自暴自弃地说。

我看了看她撅起的白屁股,紧紧的淡色菊花和下面粉红色的阴唇,果然阴唇

下面已经悬挂了三柱晶莹的淫水。有一柱一直滴到地上。

没想到,我刚刚射过的鸡巴一时还硬不起来。于是,我拿起教鞭,捅进了这

个女人的菊花。

「啊呀!你干什么!」安老师吃痛地叫起来。

「记得那天他们捅我,你都不阻止。今天,老子也让你尝尝被教鞭捅屁眼的

滋味!」我说着!又把教鞭捅进去一截子。

「好痛!求求你不要!」安老师回头,用乞求的神情看着我。

「哼。」我冷笑一声,使劲一捅。教鞭的三分之一都没入了安老师的菊花里,

安老师的菊花周围渗出了血珠。

「呜呜呜呜……求求你……不要再捅了……我要死了……」安老师又捂着脸,

呜呜哭泣起来。看到安老师捂脸痛哭的样子,我的忽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兴奋感,

肉棒「突」的一下又挺立起来了。

「屁股撅高点。」我拔出教鞭,用手使劲揉了揉安老师的屁股。安老师的屁

股又软又滑,像熟透了的蜜桃似的向上翘起,富有弹性,手感很好。

安老师的双腿现在已经完全打开,小穴里面不断流出粘稠滑腻的透明爱液来。

我硬挺的「小将军」向前一冲,顺利地插进了安老师的身体里。

「嗯哼~」安老师轻声呻吟了一声。

「老师,你的小穴好紧啊。怎么样,我的鸡巴比你那废物老公大吧?」我一

边在安老师的小穴里大力抽送,一边拿着教鞭抽打着她的大屁股,就像骑马一样。

「嗯……是……你的鸡巴大……」安老师不情愿地承认了。

「啪!」教鞭在安老师白白的屁股上留下一道红印。

「求求你别打了,你的鸡巴好大好大,比我那废物老公强多了,我老公和你

比那就是阳痿!不,是小火柴……啊!」

「哈哈,你这个不忠的淫荡婊子,背叛亲夫,更该惩罚!」我说着,又举起

了教鞭。

「是是是,我是婊子,我是最最下贱的背叛亲夫的骚婊子,求求你用你的大

肉棒惩罚我,不要再打了……」安老师双膝跪在讲台上,哭着告饶。

「这可是你让我干的呦。」我放下教鞭,双手抓着安老师的两半屁股,加大

了插入的深度和力度。

「哎~哦哦哦哦~小宇,你轻点啊~啊~」在我的大力抽插之下,安老师很

快高潮了。

「废物!玩你两下就不行了。」我抓着安老师的屁股,又插了好几百下,才

射在了她的小穴里。

而这一切,全被监控室里的马小川录了下来。

「那,明天……」

「哈哈,我保证明天不乱按这个遥控器,让你好好接待乔书记。不过嘛……」

我拿出一张纸,「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性奴母猪了。这是当母猪的规矩,

你一定要记住了。」

安老师颤抖着接过那张纸,看着纸上一行行令她绝望的规定。

1。安柔柔从此在私下里要叫谷宇「主人」,称自己为「柔柔母猪」。

2。母猪安柔柔的排尿排便由主人控制,排尿一天两次,全部要排在尿布里。

排便五天一次,可以去卫生间。排尿排便均需要递交申请,审批通过后方可

排泄。

3。母猪安柔柔的交配权由主人掌控,不经允许不得和任何人(包括老公)

发生性行为。

4。主人有性需求的时候,母猪安柔柔要随时随地为主人解决。

5。……

「呜呜呜……」想到自己以后的悲惨命运,安老师发出了绝望的悲泣。

王战传说下载

248彩票平台

优盈彩票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