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手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扶手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大信号催生调整珍惜再度买入时机

发布时间:2021-01-07 21:49:16 阅读: 来源:扶手箱厂家

【编者注】近几日,物业税研究、央行微调货币政策以及IPO即将重启给市场带来了压力,自沪指摸高2688点以后,一直处在宽幅振荡期,但同时也是投资者低位建仓买入股票的一个好时机,投资者可根据行情加仓。

【信号一】中国银行:货币政策实际已在收缩

【信号二】房地产:物业税消息负面影响有限

【信号三】大成基金:IPO重启对市场冲击不会很大

【机构看点】行情“去熊望牛”终是大趋势||节后还有一波上涨行情

【投资建议】今日或是买入两类股良机||新能源引导的局部机会将延续

=========精彩阅读==========

三大信号催生调整 珍惜再度买入时机

自上周冲高2688点以来,沪综指已经连续调整了6天,最大调整幅度达到5%。几天来,有不少影响市场运行的新信息,比如IPO重启,比如央行开始微调货币政策,再比如地产市场物业税将开始研究并适时推出。这些政策会对市场中短期运行产生压力,但也将造就投资者低位买入的又一个好时机。

首先,货币市场方面,货币政策已经在收缩。根据《财经》网报道,中行董事长肖钢近日表示,尽管央行将继续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承诺口头上没有变,但实际已经在收缩。央行4月通过央行票据的发行收回了一定的流动性;与此同时,如果考虑到CPI为负的事实,当前的利率还是处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上,但央行并没有调整的迹象。这说明,虽然大政方针没有变,但央行在实际操作中朝着更审慎的方向进行推进。所以,从流动性的视角出发,前期一直支撑市场估值走高的一个重要因素,目前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这个变化可能引发市场出现中短期的一些波动。

其次,房地产市场方面,管理层研究推出物业税。此举可看作去年下半年以来管理层对地产业发展的一个态度转变--由担忧房地产业过于萎缩向控制房地产过热开始轻微转化。昨日国务院批转发2009年改委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意见,其中第九条"加快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建立有利于科学发展观的财税体制"中提到要"深化房地产税制改革,研究开征物业税"。我们认为,投资者应当关注管理层对房地产业态度的微妙变化,该政策由于还在研究过程中,具体税率高低、税基宽窄都难以定论。从香港和新加坡的情况看,其最终对房地产业的影响也各不相同。笔者倾向于会选取香港模式,最终对房地产业的影响不大。

第三,IPO重启的时间快于预期。上周征求意见稿的发布预示IPO重启正式拉开序幕。应该说,IPO重启的时间还是比投资者普遍预期的要快。那么,这是否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管理层对于股市运行的一个态度呢?本次市场上行过程中,政策推动的作用是主要动力之一。重启IPO,一方面表明管理层认为市场已经趋稳了,另一方面也说明市场持续反弹的高度和速度超出了管理层预期,所以也可以认为该政策有借机冷却的意图。

但笔者认为,如果市场出现大跌,沪综指回落到2000-2400点区间,应该视为买进优质股的好机会。(中证投资 徐辉)

新能源引导下的局部机会将延续

浙商证券 吕小萍

周二两市行情未能延续周一低开高走的强势,在早盘勉强高开后,走势萎靡不振,尾盘更是出现放量下跌的走势。最近两个交易日的行情显示,整体性价值重估行情接近尾声,接下来将转为新能源引导下的局部行情延续。

从现阶段而言,短线回调压力已经显现。其导火索为IPO重启负面冲击,内在实质为市场整体估值已经合理甚至偏高。与前几次短线调整迅速到位不同,此次调整有可能成为一次时间和幅度较为显著的调整。外在原因表现为新股发行冲击对于供求改变的预期。虽然说创业板开启预期未对市场形成较大的冲击,但主板IPO重启却将对市场产生深远影响:一方面,市场将该消息认为是管理层已经基本认同该点位附近为合理区域的推论;另一方面,主板IPO一旦重启,其体量必然比创业板大很多,存在以一抵十的可能性。因而,即使市场流动性现状仍然充裕,但由于新股发行带来的流动性改变预期将引起谨慎观望情绪,对行情产生压力。

寻找调整内在原因,其本质上是此轮估值回归行情的修整。从行情上分析,行情从1664点起步,到2688点高点,上涨幅度超过60%,市盈率超过23倍,市净率已经接近2.8,整体市场已经接近估值天花板。这样的估值水平,在目前经济数据仍然徘徊不前的情况之下,缺乏进一步上行的空间。调整内因的存在会延续此次调整的时间和空间。

与此同时,由于资金活跃度的提高,以及政策的局部刺激,市场将会有局部机会值得挖掘。首先,资金和政策必然寻找局部突破口,寻找是否存在突破估值天花板的板块品种,而就现阶段而言,新能源作为新兴行业,可以不受市盈率束缚,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其次,新能源作为新兴产业,其政策导向决定其是否具有表现根基。根据媒体报道,在随着规划及相关产业发展目标的调整,预计中国新能源领域的总投资规模将在2020年前超过3万亿元。

当然,新能源目前尚处于鱼龙混杂阶段,很难判断具体公司的受益程度,以及具体公司未来规划能否实现。从太阳能、风能、核能、动力汽车,到近日的智能电网,新能源题材本身也存在板块轮动、重点突破的现象。

行情“去熊望牛”终是大趋势

虽然流动性驱动的强势惯性仍在,但行情本身已有结构性调整的要求,再遭受IPO重启的“突然袭击”,使得行情整体更加凝重,阶段性整理的趋势也更加清晰起来。

IPO重启不是主要因素

《关于进一步改革和完善新股发行体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的披露引起市场一阵惊慌。其实,IPO重启早在市场预期之内,而市场本来已经有修整局部性泡沫的调整需求,“IPO征求意见稿”的披露能使行情阶段性调整进行得更加充分,但还不会改变行情主趋势向好的整体格局。毕竟,目前行情的主要因素是经济复苏进程,以及市场流动性变化,IPO重启还只是个次要因素。

从“IPO征求意见稿”具体内容来看,改革的力度十分有限,远没有达到市场的预期。在市场已经开始进入全流通时代的时候,“征求意见稿”中关于新股“大小限”给市场带来累积压力、“大小限”不支付对价就获得流通权、“少数人定价,多数人接受”的发行定价机制、机构投资者可以“低报高买、高报少买”等制度性缺陷仍是存在,因此还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改革。IPO重启对行情的影响目前还只体现在投资心理层面上,对行情真正的实质性影响还要取决于IPO真正重启后的发行密度与新股定价高低等。

市场进入流动性过渡期

较长周期内流动性仍是行情的核心驱动力,但现阶段市场流动性正在进入一个过渡期。相应的,行情也将有一个阶段性震荡整理的过程:一是从政策性资金松动的驱动力向私有部门投资意愿逐渐增强的驱动力过渡,即由信贷超额释放向通胀预期进一步强化下的民间资本转化资产的需求过渡。由于这个过渡周期少则需要若干周,长则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相应行情整理的过程将可能必较曲折。不过,也明确了“中、短期震荡整理,中、长期继续向好”的行情整体基调;二是从游资主导阶段向主流资金主导时期过渡。去年11月份以来行情的主要流动性驱动力来自于货币政策松动后的产业资本外溢与市场游资,从而形成了阶段性的“炒题材”行情,在题材股普遍翻番甚至出现结构性泡沫后,这股流动性的驱动力在显著萎缩,且在行情达到收益目标后对行情已经形成了回吐的反压力;与此相对应的是,截至5 月20 日,今年以来已有38只新基金完成募集,其中26只为偏股型新基金,已为市场筹集了超过675亿元新增资金;并且,目前仍有多只规模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基金正在发行,市场因此将获得超过千亿规模由主流机构打理的新资金,对游资驱动力的萎缩将起到中和与补充作用。由于投资风格不同、入市周期不同、利益诉求不同,两者此消彼长的市场效应目前正处于过渡期。由于今年募集的新基金目前普遍处于建仓期,且偏好于蓝筹股,因此,行情阶段性震荡整理的回落空间比较有限。

行情转入平衡震荡市

尽管包括机构在内的市场绝大多数投资者对行情的主趋势继续看好,但又普遍把2600-3000点区域视为行情阶段性的“雷区”,除了市场出现了结构性泡沫之外,主要的原因在于该区域有着群体性的心理障碍,以及共识性的技术阻力:其一,行情的历史性头部坐标是6124点,但剔除股改红利后的实质性头部是4700点一线;如果1664点以来的行情能复苏到4700点的一半,则目标约为3200点。其二,去年4-6月份“救市行情”失守的大缺口是3202点,有着重要的心理障碍与技术含义;其三,2650-2900点是去年6-8月份政策面“天天维稳”的行情区域,当时有许多投资者在此区域“抄底”,但最终账户市值普遍“被抄掉了50%”,因而在此区域积存着群体性的心理障碍;其四,市场普遍把2800-3000点视为IPO重启的行情预期坐标,在流动性为行情主要驱动力的情形下形成了明显的心理障碍,对行情已经构成制约;其五,2600-2700点曾经是年初市场的一致性年度预期,虽然目前市场的政策背景、经济复苏的时间进程、外围市场的形势、市场流动性丰裕度等因素均已超出原先预期,但当行情实现早先预期的时候,总会停顿观望并迟缓表现。

很显然,在行情整体框架中2600-3200点区域是承上启下与承前启后的区域,后期行情对此定有反复消化与蓄势,以及为将来突破此区域所需要的行情结构再造过程。因此,现阶段行情正在从之前的趋势性上升阶段向区域性震荡整理阶段演化,年初人们曾普遍预期的“平衡震荡市”基调正在形成。基于经济复苏趋势只会越来越好,A股行情“去熊望牛”也是个大趋势,后阶段如果在复杂性震荡整理中出现对多重行情制约因素进行集中释放的波段性急跌,仍是难得的战略性建仓机会。

节后还有一波上涨行情

大盘近期围绕2600点一线整理,在市场分歧加大的时候,难以向上形成突破;虽然短线调整的态势已经出现,但并没有出现大幅杀跌。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政策支持股市向好没有改变,IPO是市场预料中的,且从中长期看IPO也是好事,说明市场已开始恢复融资功能。资金面也没有出现根本性改变,大盘在2400点之上已经过了充分的换手,加上大盘蓝筹股的估值基本合理,封杀了大盘下跌的空间。前天大盘低开高走,大有利空出尽、短调到位的味道。但从昨天的盘面看,市场观望气氛依然浓重,尾盘甚至出现小幅放量杀跌的走势,但短暂的平衡还没有被打破,大盘依然处于上有短期均线压制、下有中期均线支撑的狭窄范围内。突破是必然的,但突破可能在节后出现,一旦市场谨慎心态占据主动,不排除今天会继续回调。

今天将决定本周和本月的收盘指数,只要大盘不大幅下跌,周收盘和月收盘将会继续以带有上影线的阳线报收,说明短期调整有望结束,也说明中期行情还没有结束。相信节后必然会有一波行情,至少今年以来的节后行情是有目共睹的。

笔者坚持认为短线杀跌应该是机会而不是风险,反而是长阳拉升的时候要提高警惕。从大资金运作的角度出发,如果股指不能站上3000点,无法获得较好的收益,即使获得了账面上的利润也难以全身而退,所以做一波行情是必然的。这一波行情很可能会以逼空的方式展开,以急涨的方式展开,今年最值得期待的一波行情有望在节后出现,而那时我们应该提高警惕,注意获利兑现、落袋为安。稳健的做法是继续保持观望,激进的做法是今天抢盘,等待节后的收获。

10年间 中国股市已悄然发生质变

5·19”是一个陈旧的符号,它代表的只是中国股市过去的一段历史、一个场景——政策市、暴涨暴跌、投机气氛浓厚。今天,我们回顾它,可以重温中国股市的过去,反思中国股市的现在,展望中国股市的将来。

⊙董登新

1999年5月,正当世界牛市不断创出历史新高之时,中国股市(本文仅指沪深两市,下同)却反其道而行之,并企图再次探底1000点。危难之际,中国政府果断出手,立即推出了系列“救市”政策:清理整顿场外交易市场、开辟证券公司合法融资渠道、扩大证券投资基金试点等重大“利好”。

“救市”政策立竿见影。1999年5月19日,沪深股市爆发了历史上著名的“5·19”行情。当天,中国股市高开高走,一路凯歌高奏,并收出了一根光头光脚的大阳线。上证综指一日暴涨4.64%。上交所一日成交额从此前20亿元暴增至42亿元。

“5·19”行情持续了32个交易日,上证综指从1047点暴涨至1756点,即一个月时间大盘暴涨了78%。在这一个多月中,最大日成交额超过400亿元人民币,是“5·19”当天成交额的10倍。这就是中国股民和股评家们一直津津乐道而不忍忘怀的“5·19”行情。

近十年:中国股市悄然发生结构性质变

1990年,中国股市在小心翼翼中开业。为了保住国有经济的主体地位不动摇,一方面,大型国企不允许上市,作为“试点”或“试验”,一些集体所有制企业和中小型国有企业率先改制上市,成为中国股市的最大受益者。为此,中国股市成为了标准“袖珍股”市场,或者说是“公有制”中小板;另一方面,即便是集体所有制企业和中小国有企业上市后,国有股和法人股也不允许上市流通。因此,从中国股市成立开始,“股权分置”就成为中国股市无法摆脱的一道符咒。由于国有股与法人股不能上市流通,这让中国的“袖珍”股市更加袖珍。

由于国有股与法人股不能上市流通,这让中国股市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它应有的“资源配置”或“资产重组”功能。大量国有股和法人股不能上市流通,它滋生的更大风险是“国有资产的长期沉淀或无谓流失”。事实上,这一重大体制缺陷反过来可能会削弱国有经济的实力和地位。这显然是事与愿违的。

1998年,国务院首次确立“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说得直白一些,所有国企必须改制上市,依靠股市力量,解开国企单一信贷融资的“死结”。1998年是一个典型的“灾年”。这一年,大半个中国爆发了百年未遇的大洪灾。同样是这一年,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作为“难兄难弟”,也是日子最难熬的一年。这一年,1/3的国企明亏,1/3的国企暗亏,1/3的国企微利。与此同时,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遭遇史上最为严重的非议,国际媒体认为,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不良贷款率可能高达50%,技术上已经破产。

为此,国务院决定,大胆启动“股市为国企融资服务”的巨大功能。从1998年底开始,大批量的国有企业,尤其是大型、特大型、超级航母型的国有企业纷纷登陆A股和H股市场,并成功开启了“国企改制上市”的十年伟大历程。

1998——2008年,十年间,各行各业的大型国有企业基本上完成了改制上市的伟大历程。从钢铁到石油化工,从有色金属到航空汽车,从煤炭水泥到电力电信,从银行保险到证券,几乎所有大型国有企业全面改制上市。作为国民经济的主体,大型国有企业改制上市直接改变了中国股市的供给总量与结构。随着股市容量扩张,尤其是权重大盘股的大量上市,它们赋予了中国股市稳定与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石。这不仅有利于解决中国“袖珍”股市的暴涨暴跌问题,而且更有利于“股市作为经济晴雨表”功能的发挥。

不可否认,十年的国企改制上市,不仅激活了中国股市的巨大潜能,提高了中国股市的社会地位,而且重新激活了中国国企的巨大生命力。它们通过上市融资分散了单一信贷融资的风险,同时极大地降低了资产负债率,让国企的面目焕然一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起步于2005年5月的“股权分置改革”(俗称“股改”)具有深刻而伟大的市场意义。通过股本全流通,通过解禁“大小非”,可以释放出巨大的交换能量,扩大市场供给,还原市场真实定价机制,重新激活市场资源配置的人气。因此,股本全流通意味着中国股市的“市场化”迈出了最为关键的一大步,它不仅可以抑制过度投机,化解高市盈率泡沫,而且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资产重组”或“资源配置”的市场效率,真正搞活国有资产和法人资产。

全流通:中国股市未来发展路径构想

在股本全流通时代,中国股市仍将面临两大重要难题:一是市场化和法制化改革;二是国际化改革。

(1)中国股市的市场化改革目标:构建多层次的证券市场,还原真实的市场定价机制。股市的市场化至关重要,它主要包括IPO市场化与退市市场化。这“一进一出”是股市健康的两个关键环节。把住入口关,通过市场化操作,让真正优质的企业能够无障碍地合规上市;把住退市关,建立配套的OTC场外市场,让垃圾股“死缓”退市,提高退市效率。

(2)中国股市的法制化改革目标:依法治市,治市重于救市;完善法制,大力提高监管层的监管水平和工作效率,严厉打击股市操纵、内幕交易和信息造假行为,切实维护“公平、公正、公开”的正常市场秩序。

(3)中国股市的国际化改革目标:国际化有利于化解中国股市投资不足、投机有余的市场问题。中国股市国际化改革的主要内容包括人民币完全自由兑换下资本管制的取消;A、B、H股大合并;国外企业和投资者可以“引进来”步入中国股市,中国企业和国民可以“走出去”进入国外股市。

我们期待着,在“全流通时代”,日益开放的中国股市正在走出“政策市”的怪圈,“暴涨暴跌”将成为历史的回忆。我们期待着,一个健康稳定的大国股市崛起。(作者为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教授)

重庆治疗牛皮癣去那家医院好

上海妇科医院_宫颈炎和宫颈糜烂一样吗

辽中治疗脱发哪家好

盆腔炎的治疗药物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稳定期的白癜风有哪些护理方法 三方面的护理加速病情好转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疾病会带来的危害

相关阅读